上海偷裝攝像頭事件頻發,治理非法攝像頭要嚴控銷售出口

 發布時間:2019-11-16 20:12 來源:網絡 

  近日,上海市某區的自如合租友家內發生一起“攝像頭放置事件”,記者了解到,上海自如積極配合警方偵破案件,目前警方已確認攝像頭是由合租租客放置。法律界人士指出:“從法律角度來看,本起案件中,攝像頭在承租期間放置,承租期房屋安全應當由承租人自行承擔,此事平臺方應無責。”

  記者調查發現,房間內偷裝針孔攝像頭事件,在全國各地都出現過。比出租房更值得關注的是發生在酒店房間里的探頭偷窺。記者通過梳理此類案件發現,由知名酒店管理集團管理的威斯汀酒店和皇冠假日酒店都未能幸免。偷裝攝像頭的背后,已形成了一條黑色產業鏈,有專業人士提供隱藏攝像頭的改裝服務,也有不法分子利用偷拍的視頻謀利,侵犯的是普通人的隱私。

  甚至有人在合肥一家知名酒店偷裝針孔攝像頭,偷拍到時任合肥市副市長兼合肥市公安局局長的不雅視頻并對其敲詐勒索。

  針對此類日趨泛濫的現象,法律人士認為,應對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的構罪標準作出進一步規定。明確構罪標準,才能保證公安機關重拳出擊,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案件涉經濟型酒店占比近九成

  《法制晚報》記者通過國內各地法院查詢到酒店、出租房等房間內被偷裝針孔攝像頭的案件達數十件,其中經濟型酒店占比近九成。多名法官表示,案件的絕對數量不多是因為此類案件極具特殊性和隱蔽性。

  從發案地點上看,偷裝針孔攝像頭案可謂泛濫全國。記者統計發現,包括北京、深圳、杭州、蘇州、成都、長沙、大連、哈爾濱、合肥、南寧、高雄、佛山、濰坊、梧州、中山、宜賓、綿陽、牡丹江、伊寧,以及海南瓊海、吉林白山、江西樂平、廣東雷州和河北興隆24個各線城市,均被偷裝針孔攝像頭“攻陷”。

  發生在高雄的案件中,年近40歲的斯文男子將自己的私人空間掛到Airbnb(美國一家短租網站)出租。情侶小張和小許入住后,一邊看電視一邊親昵。之后他們忽然發現不到20平米的房間竟裝了3個煙感器,其中洗浴間也有個煙感器。二人起疑后經查看發現,煙感器里藏著一閃一閃的攝像頭。

  法院最近審結的一起案件發生在河北興隆。2017年9月,楊某、賈某和趙某購買了偷拍用的攝像頭,錄下了河北興隆縣某礦業公司領導潘某與該公司一名女員工發生關系的視頻。之后,三人沖洗出照片100多張,并以視頻、照片傳播及交給雙方家人相威脅,索要100萬元,后經還價降到40萬元。2017年10月20日,楊某等人被抓獲。

  日前,河北承德市中級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楊某有期徒刑11年,賈某有期徒刑8年10個月,趙某有期徒刑7年。

  在頂級酒店偷拍后 敲詐勒索副市長

  偷裝針孔攝像頭讓酒店防不勝防,甚至皇冠假日酒店、威斯汀酒店這樣的頂級酒店也同樣中招。

  2013年10月、11月,王某、李某買了四套針孔攝像頭和一臺筆記本電腦,以撿拾到的他人身份證,分別在合肥市天鵝湖大酒店、皇冠假日酒店、萬達威斯汀酒店登記入住,并在酒店的客房電視機下方,各安裝了一套針孔攝像頭。

  公開資料顯示,合肥市的皇冠假日酒店,在2017年12月前由全球最大、網絡分布最廣、擁有超過60年國際酒店管理經驗的世界知名洲際酒店集團管理。

  而據威斯汀官網介紹,合肥市的威斯汀酒店是由全球知名的萬豪國際酒店集團管理的白金五星級品牌酒店。

  針孔攝像頭安裝完成后,王某、李某將用于接受傳輸視頻的設備安裝于安徽淮北市家中。

  2014年4月19日,二人再次到合肥,以撿拾的他人身份證入住上述酒店安裝攝像頭的客房,將攝像頭取回。王某對偷拍內容篩查,將偷拍到的單人入住及年輕情侶入住的視頻刪除,只留年長男子與年輕女性入住的視頻。

  之后,王某花14000元試圖購買安裝攝像頭期間的上述酒店入住人員信息用于比對,未果。之后王某在網上搜索“市長”、“局長”這些關鍵詞,竟篩查出“大魚”。在從天鵝湖大酒店偷拍的視頻中,其中的男子是時任合肥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程某。

  2014年6月,王某將存有不雅視頻的U盤及一封留有新手機號碼等內容的手寫信件,通過快遞寄到合肥市公安局,注明程某親收。王某通過網上查詢單號確認快遞被簽收后,與程某電話聯系。

  但身為公安局長的程某沒有就范,而是謊稱其與妻子在酒店被人偷拍并遭到敲詐為由,要求民警調查,并要求不在公安辦案系統里辦立案手續,而是將該案的法律手續掛在另外一起敲詐勒索案件上,還讓視頻中的女子蔡某也參加到專案組外圍工作中。

  同年6月19日王某被抓,程某要求民警審訊時不問具體敲詐細節,只問有無相同的視頻復制品,是否有同伙。

  經審訊,王某供述出備份U盤下落,程某查看后以王某態度不錯為由,讓民警將王某放了,同時放棄對李某的抓捕,并將備份U盤銷毀。

  2016年5月,程某因腐敗問題被調查。其間,這起人為掩蓋的敲詐勒索案被發現。2017年2月,王某、李某被抓,后被安徽蚌埠市淮上區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和有期徒刑1年5個月。

  2018年7月13日,蚌埠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程某有期徒刑15年。除受賄罪外,法院還認定程某對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使他不受追訴,構成徇私枉法罪。

  細化法律嚴懲才能治本

  對于近年來愈演愈烈的偷裝探頭事件,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表示,此類案件在偵破和認定上,存在一定的難度,讓酒店業每天都像“掃雷”一樣排查針孔探頭也不現實,此類案件更應該從刑法懲治角度入手解決,對法規進行完善。

  北京雙利律師事務所劉琳律師表示,在酒店房間和出租房偷裝針孔攝像頭的行為,很可能構成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但根據刑法第284條規定,該罪是指違反國家有關法律規定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造成嚴重后果的行為,應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構成該罪的條件之一,是‘造成嚴重后果’。但何謂嚴重,目前沒有出臺司法解釋明確標準,因此各地在構罪標準上尺度不一。偷裝針孔攝像頭日益增多的現象,應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和高度關注,出臺相關司法解釋進行法條細化。只有這樣,公安機關才有重拳出擊的法律依據,嚴懲一批犯罪分子以儆效尤,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劉琳表示。

  業內人士指出:“攝像頭購買成本低、安裝簡單,網絡上販賣偷拍視頻可輕松牟利。而對于房客來說,發現偷拍設備和維權追責都存在很大困難。偷拍酒店房客并販賣視頻已形成一條風險較低的黑色產業鏈,亟待加大監管和打擊力度。”

    Tags:

    0

    gpk钱龙捕鱼挂 权重股票有哪些 德甲联赛直播 湖南体彩赛车今日开奖 福建快3开奖软件 高手平特肖论坛精选 股票大盘下载软件 手机兼职博客 哈尔滨麻将破解版 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浙江快乐彩开奖走势